梁曉明:師大精神激勵著我

      每當想起西北師大,我的心情就非常激動,母校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那是1978年9月初,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祖國大地,作為隴南山區徽縣一中教師的我接到了西北師大(時稱甘師大)中文系的錄取通知書,常言“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別說我當時的心情有多么激動!
        但是,天不作美。9月中旬,陰雨連綿,我乘火車自徽縣站赴母校報到時,卻因寶雞附近的橋墩受洪水沖擊遇到了險情,列車只有原路返回。當時,交通條件差,汽車票難買。我只好乘汽車先到天水,然后改乘火車來蘭州。由于路途的折騰,我未能及時趕上迎新生開學典禮。
        22歲的我,當時正是個鄉下毛頭小伙子,離開家鄉,涉足省城蘭州還是第一次。早上11點鐘,下了3路公交車,西北師大雄偉高大的校門首先給了我一個驚喜。穿過一座整潔的辦公樓,沿著綠化別致的人行道,便來到了開闊的體育場。當見到文理科教學樓、圖書館、生物園、學生生活區、教職工住宅區布局有序,整個校園籠罩在一片綠陰之中,開闊的校園比我們徽縣城還大時,我打心底里贊嘆,“真是個求學的好去處”!
        偌大的操場,空無一人。我挑著七、八十斤的重擔,前頭是書箱,后頭是行李。中午11點多,正急于打問宿舍時,迎面過來一位中等個兒、年齡40歲左右的音樂系女教師。她看了我的通知書后,熱情地說:“這會兒開學典禮快結束了,下午自由活動。中文系丁班的宿舍離我的鋼琴室不遠,你先把行李寄放在我那兒,然后好找人。”我隨她把行李寄在了琴房,她約我中午3點鐘來拿。如果不是遇到她提供了方便,我還得挑著七、八十斤的擔子再轉悠多久?唉,這位樂于助人的女教師也許早已退休了,愿“好人一生平安”!
        第一堂寫作課由歐樂群老師主講,他那話劇演員般字正腔圓的演講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歐老師簡述了師大的校史,他講到抗日戰爭期間,學校數經輾轉,40年代初由陜南城固縣遷至黃河邊的蘭州市。當時,中文系老前輩黎錦熙先生在一次迎新生儀式上作“歡莫歡兮迎新儀,樂莫樂兮新相知;迎新儀在黃河畔,河水奔騰戰馬嘶”的詩歌以助興。聽到這兒,我仿佛看見師大校園群情激憤,抗戰熱情空前高漲的場面。當時,我真后悔自己沒趕上這次迎新生開學典禮。后來,我又知道黎先生是我國很有成就的學者,他不僅是位良師,還是著名語言文字學家、詞典編纂家、文字改革家、教育家。他的著述很豐富,抗戰時期,在各種條件極度困難的情況下還寫成了《城固縣志》。
        四年的古典文學課,是由李鼎文先生執教到底的。李先生筆挺的身板、清瘦的面容、地道的武威話和嚴謹的治學精神,尤其他那一絲不茍的教學態度,至今使我記憶猶新。在講《孔雀東南飛》的課堂上,由于他深入淺出的講解,大家很快進入了角色。師生都被劉蘭芝和焦仲卿的愛情悲劇感染了,課堂上的氣氛非常沉重。“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講著講著,同學們悄悄地流下了淚。不知我身后的哪位女同學竟發出了抽泣聲?李先生也數次摘下近視鏡掏手帕擦眼淚。
        四年的學習生活,使我感受最深的當數師大校園濃厚的學術空氣和師生們活躍的思想激情。盡管學校經費比較困難,但經常聘請國內外知名學者來校進行學術交流,張志公、徐中玉、吳小如等先生和日本、英國學者及本校彭鐸、郭晉稀、匡扶、孫克恒、胡大俊等教授的專題講座都使大家受益匪淺。考上大學后,我們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學習熱情,當時教室的燈光由同學們自己控制,每晚燈光總是亮到深夜甚至天明。平時,圖書館里座無虛席,管理員的服務又是那么熱情周到。尤其文科樓那位姓魏的民勤人,使我至今難以忘懷。那么多人讀書學習,閱覽室靜得鴉雀無聲。偶而哪位不小心碰響了桌凳,于是幾十雙目光齊刷刷地射向他,不由得使人會倒吸一口冷氣。
        校園里不僅學習空氣濃厚,師生們的思想也非常活躍。記得1981年春季,我們青年詩歌學會有位會員在專欄上發表了一首《雪花》詩,有人批評該詩無病呻吟,詠嘆風花雪月,純屬散布小資產階級情趣。但許多同學又持不同意見,認為提倡百花齊放,即使是毒草,也應有它生存的空間。就在那個槐花如雪香氣醉人的季節,持不同意見的兩派曾展開了激烈的辯論,唇槍舌劍,筆墨官司,校園內掀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西北師大四年的培育,奠定了我人生的基礎。1982年6月畢業后,我分配在家鄉徽縣工作,先后做過縣政府、縣委的秘書。后來,我數次放棄了去鄉鎮任職的仕途機會,而選擇了主編《徽縣志》的清苦崗位。每當工作遇到困難,思想上打退堂鼓的時候,有一種精神一直激勵著我,增加了我戰勝困難的勇氣,使我平心靜氣地堅持工作,努力完成了此項艱巨任務,140余萬字的《徽縣志》已由陜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雖然坐了幾十年的冷板凳,已逾知天命之年的我沒有取得突出的成就,但每當我看到自己主編的《徽縣志》稿和幾部已經出版的專業志及發表的40余篇文章時,總覺得是它們彌補了我人生的不足,這不正是一個學子向母校和家鄉的回報嗎?
        啊!西北師大,我親愛的母校!您用自己的乳汁哺育了多少孜孜不倦的學子,您為華夏大地培育了多少有用之才!您永遠是我眷戀的圣地,您永遠是我神往的地方!站在新的起點,我衷心祝愿您這所隴原百年名校,插上騰飛的翅膀,展翅高翔吧!

 


      (梁曉明,1982年畢業于西北師大中文系。曾任職于徽縣一中、徽縣政府辦公室、徽縣縣委辦公室。)

竞博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电竞| 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