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肖宇:關于發揮音樂教育“育人”功能的思考

    音樂教育首先應該關注的是音樂本體,為什么要如此強調音樂教育和“育人”的關系?縱觀我國音樂教育發展歷程,周朝教育制度規定了“禮”“樂”“射”“御”“書”“數”六門課程,孔子進一步提出“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的深刻見解;近代以來,蔡元培先生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口號,蕭友梅、豐子愷、陶行知等第一批近代藝術和教育大家都曾以極大精力關注和投入音樂教育;20世紀70年代末,隨著改革開放步伐的邁進,人才培養的素質教育理念深入人心;20世紀80年代末,國家教育委員會頒布文件指出“沒有美育的教育是不完全的教育”。“音樂教育”隨著時代進步發展至今,越來越強調和重視“以人為本”,音樂教育中“育人”的現實意義也愈發凸顯、清晰。

    誠然,教育和人的發展息息相關,音樂教育作為一項特殊教育也承載著特殊的使命。古希臘思想家蘇格拉底的名言“渾渾噩噩的日子不值得過”,意在批評一些教育者缺乏深刻的遠見和清醒的主張。反思現狀,“渾渾噩噩”確實存在,音樂教師這個群體倍加關注。教師倘若缺乏思考“育人”的頭腦,他們的教學就可能無所事事,教育之“育人”功能一再被耽擱,就難以再獲重生。

    從音樂教育看“音樂”與“育人”

    為了更好體會音樂教育中的育人作用,我想有必要對“音樂”與“育人”兩個概念先進行理解。

    一、何為“音樂”?

    何為音樂?這是音樂教育中必須回答的首要問題,它決定著音樂教育者對音樂與音樂教育的性質、價值、功能的認知。在這個問題上,不同的觀點造成音樂教育工作中的巨大差異。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音樂教育工作者認為,我們不應將音樂單單視為訴諸書面的符號,不應把音樂看作是孤立的聲音要素和結構或者靜止的作品,音樂課堂上也不應只是簡單的教唱歌曲。顯然,那種以作品為中心的音樂觀是陳舊的。

    音樂是特定的歷史與文化環境中人類社會實踐活動的產物,音樂是世界各地的人們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基于各自不同的文化傳統、生活需要和用途創造而成的。人類所有的音樂創造活動,其中蘊含的價值和意義,絕不僅僅是音響要素和結構本身,更不是自律論美學所說的聲音。在五彩繽紛的人類音樂活動背后,有著無盡的意義源泉,我們從中可以發現不同音樂活動背后所具備的無窮的社會價值和文化意義。

     二、何為“育人”?

    “十年育樹,百年育人”諸如此類的“名言”對于每一個教育工作者是一種“使命”擔當,理解雖然很容易,承擔起來卻是沉甸甸的。習近平總書記在與北京師范大學師生座談時深刻指出:“教師重要,就在于教師的工作是塑造靈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工作。”教師的根本任務是教書育人,培養和提升教師的教學教育能力,應該以“育人”能力為核心。

    “教育”,其一是“教”,與英語的“teaching”相似;其二是“育”,它的意思更像用來修飾教師或教學育人的形容詞“educative”。追溯名詞“education”的拉丁語詞源:一個是“educare”,表示訓練、塑造;另一個是“educere”,意思是引導。這兩個單詞“相貌差之毫厘,含義謬以千里”。中國有句古話,“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授人以魚只江湖救急,授人以漁則可解一生之需”。“育人”是一項“細水長流”的工程,故而“千里之行,積于跬步”。

    對音樂教育“育人”功能的相關闡釋

     一、育人于樂。

     前面我們提到,音樂不是以音符為中心,音樂是有關文化的、歷史的、社會的產物。20 世紀下半葉,斯默(Small)就從社會學角度充分論證了音樂的根本性質,即音樂是人類的社會活動。他認為音樂不是一種客觀的實體,而是人類的一種創造性活動,因此主張把“音樂”視為動詞意義的詞匯。音樂教育家鮑曼(Bowman)提出,我們應當把音樂看作是人類的一種社會行動和社會事實。就音樂教育而言,我們不應當把音樂當作一種被動式審美接受的物件。當代的音樂哲學、音樂社會學、音樂考古學、民族音樂學、音樂心理學的共識是:音樂不是單一的活動類型,也不是各種要素的拼合,以供人們分析和欣賞。縱古論今,音樂絕非統一的西方古典形式所能囊括,因而音樂的價值和意義不可能限于自含的聲音要素和結構形態。音樂教育意育人,音樂教師必須認識音樂活動自身的特定環境,挖掘音樂之聲背后的歷史文化內涵和社會情境,這樣才能找到音樂教育的價值和意義。

    此外,如果在此基礎加上漢語的另一種發音的隱喻——快樂的“樂”,那么,還有讓學生在音樂學習中體驗和表達快樂的含義——學習音樂、樂在其中。此正所謂“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所有這些,教師都應當將其視為自身的天職。

     二、育人知樂。

   “育人知樂”重在引導學生學習音樂知識和能力,在個體和集體的音樂行動中,置身于特定的文化環境和歷史背景,創造音樂、表現音樂、理解音樂、傳承文化。我國著名的音樂教育專家曹理先生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從音樂教育的角度看,關鍵在于通過音樂教育,特別是通過音樂欣賞學習,培養學生學會聆聽音樂、體驗音樂、理解音樂,最終成為具備音樂耳朵的人”。

    這里有必要提到在《音樂教育》課堂上欣賞過的一個音樂課教學視頻——《永遠的莫扎特》,短短幾十分鐘的課堂體驗給了我不少啟發。在教學導入中,教師將課堂與自然情境相結合,以學生熟悉的流行歌曲《不想長大》的曲調引出并借以激發學生興趣,流行與古典的完美轉化讓學生了解到本節課的核心人物——奧地利作曲家莫扎特;教學準備中,簡要了解有關作曲家和相關樂器;在教學過程中,教師通過反復聆聽、欣賞音樂來不斷激發和鼓勵學生對于美感的自我體會,由淺入深,層層遞進,啟發學生對樂句走向、旋律特點、音樂風格等音樂要素的認識和體會,在聆聽的過程中帶領學生用畫圖形的方法將抽象的音樂與具象的線條有機結合起來。由此,感知音樂從我們固有的耳的聆聽轉化為耳、手、眼及全身心的投入,課程之后那延續的美感、激情和情感將永遠地留在學生的心中。可謂是一次成功而有趣的音樂課堂實踐,同時也將音樂教育中“育人知樂”的意義充分展現。

    作為一名音樂理論方向的學生,這堂課同時也啟發了我對于音樂情緒表達和情緒體驗的認識,并對我如何深度思考“育人”的價值意義提供了思路。結合專業知識,莫扎特所在的西方古典時期,歐洲音樂在和聲、旋法、曲式等方面的對立與統一構思,與人的情緒之間存在“異質同構”的聯系。比如,旋律的升與降、和聲的動與靜,這些運動形態與人的情緒的漲落之間存在相似之處,使得我們可以把音樂的思維與音樂的情緒聯系在一起。音樂打動人心,音樂表達心聲,畢竟它以情感為要。只有我們置身于情感感知體驗中,被動的審美感知成為主動的審美感知,才會逐漸地對事物的認識從鏡映式的機械認識轉化為能動的反映。這樣,人的能動性才符合藝術認識的本來面貌,否則就不會有中國人說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也不會有英國人總結的“一千個讀者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如此看來,過分強調被動的和冷漠的審美感知顯然具有局限性,既不符合人的認識規律和事實,也不會使認識變得深刻。進一步而言,如果我們的音樂教師強行要求學生對同一首音樂作品產生相同的認識,或者要求學生在音樂表演中把樂譜的規定視為圣旨,不可越雷池一步,那就只會壓抑學生的主動性和創造性,藝術則不再是藝術,而是千篇一律的復制品。我們學過的哲學鮮明地反對僵化的形而上學,倡導人們在諸多事物之間尋求普遍的聯系,尤其要聯系特定的歷史條件和社會狀況,這有利于我們廣泛地認識事物真實的深層的意義,包括文化的、藝術的,還有可能正在隕逝的民間音樂。

    三、以樂育人。

    相比起前面兩點,“以樂育人”是音樂教育中的重中之重,是音樂教育活動的集中落點,所謂“音樂教育,重在育人”。學科的特殊性決定了音樂教育的特殊性。“以樂育人”中國古人早有真知灼見,例如“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禮記·樂記》),“移風易俗,莫善于樂”(《孝經》)。此外,還涉及音樂與歷史文化環境之間的關系,音樂通過育人起到的社會功能等,這些觀念在中國的有識之士心目中根深蒂固。

    教師是學生思想健康成長的引路人,是育人的重要因素。教師要善于并樂于育人,堅守教師的倫理,給學生帶來光明和希望,對學生通情達理、關懷包容,堅信音樂教育應當幫助學生成就完整的生活,使他們的身心、情感、道德和精神得到健康發展。“以樂育人”指的就是音樂在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中,應該發揮積極的作用。

    在音樂教育中的“育人”教育,意在要求教師引導學生朝著德行與專長的平衡統一來發展自己、投身社會、承擔責任、恪守倫理。音樂教育的價值應該追求和實“藝術公民”的培養,在整個社會造就一種“善、好”的生活,提升他人和個人的幸福感,使得人與人之間充滿同理共情,推進人民的福祉和社會的興盛。為了營造一種人類不斷進步和欣欣向榮的局面,音樂教育就要符合社會公認的倫理、符合人民權益的倫理關懷、符合代表人民利益的民主進步潮流。同時,培養學生具有藝術參與的精神,使整個社會洋溢藝術的靈氣和創造的精神,以包容和匯集多元的文化。

                                           小結

    “人是目的!”康德的這句名言放到教育事業中,就是要把著眼點投向學生。本文從“育人”角度對“如何成為一名優秀的中小學音樂教師”進行探討,目的在于將音樂教育中的“育人”宗旨具體化、實際化,喚起教師心中的“育人”熱情和愿望。沒有“育人”關懷,只是專注于技能學習的教育,不但對于學生的發展沒有任何幫助和意義,反而會破壞人的身心健康。

    的確,音樂教育的終極目的在于育人,學生全面的、積極的發展,本來就是音樂教育首要的價值和目的。如此看來,音樂的育人意義遠遠大于一門學科的學習,音樂是認識世界的一扇窗戶。進一步說,音樂“育人”的潛在價值之巨大,迄今為止人類的認識尚未達及,且有待深究。我們音樂教育工作者任重而道遠,必須身體力行!

  

(編輯/王文霞)  

 

 

竞博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