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曉霞:讓孩子學會閱讀 愛上閱讀

培養孩子閱讀的素養和能力,一方面需要我們繼續探索學校課程與教學的科學性問題,另一方面亟待解決的,無疑是如何通過家校合作,為孩子提供“一致性”的閱讀能力培養的文化土壤。

布魯納有一句教育名言:學校不是孤島,而是整個文化大陸的組成部分。多年以來,我們總是試圖從學校課程角度尋找答案,并在追求課堂“有效性”“科學性”的方面下足了功夫,這都是很有必要的,但如果僅僅就課程研究課程,教師和學校往往也會產生深深的無力感。培養孩子閱讀的素養和能力,一方面需要我們繼續探索學校課程與教學的科學性問題,另一方面亟待解決的,是如何通過家校合作,為孩子提供“一致性”的閱讀能力培養的文化土壤。

            “家長都有一顆玻璃心”:從焦慮到相信

   1)成績與閱讀不是二難選擇。

甘肅省蘭州實驗小學張艷平老師的探索,使他們班64個孩子畢業時個個都成為閱讀、寫作的語言高手:有的孩子讀了上千本的經典名作,有的孩子寫下來數十萬字的成長故事,有的孩子成為《三國演義》的小專家,有的孩子成為了演講專家……班級人均讀書500本以上,背誦經典5000字以上,75%的孩子自由寫作50000字以上。怎么做到的?張老師說:請一定、一定相信閱讀的力量!

    張艷平老師原本在縣城教書,因為一次全國教學大賽獲獎被實驗小學校長引進,剛來就接手了畢業班。期末考試后,就有家長給校長告狀,說張老師“不好好教書,不讓學生做卷子”。校長壓力山大,好在成績很快出來了,張老師班的語文成績高出其他班好多分,校長這才釋懷。

    面對成績,目前大多數父母都有一顆玻璃心。張老師不讓孩子做卷子,不但家長焦慮,校長、張老師也同樣倍感壓力,只是她藝高人膽大。她說到做到:如果孩子每天只是面對一張張呆板的卷子,把母語教育窄化為一道道機械的閱讀題,把優秀的標準僅僅定為100分,不但贏不了一時,更別說贏一世。

    張老師教育的“法寶”,就是讓孩子們親近漢字、愛上閱讀、自由寫作,并致力于營造學校、家庭共建的閱讀文化。這樣一種閱讀文化一旦建立起來,身處其中的孩子親近漢字,愛閱讀,愛寫作,又有什么考試能夠難倒他們呢?就拿“學習生字”來講,這是母語教育的基礎,更是小學低段語文的核心任務。有的老師和家長專門給孩子準備“糾錯本”,結果孩子在考試中還是反反復復地寫錯字。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與孩子消極或沮喪的情感體驗不無關系。張老師則是:在精讀中反復朗讀,在泛讀中反復“見面”。課堂精讀,老師盡量為更多的孩子提供當“漢字小先生”的機會;課下泛讀,孩子和家長反復“偶遇”課堂學過的生字,孩子想不記住都難;再加上高品質的書寫訓練,反而很少出現錯別字。

    (2)從根部澆灌兒童閱讀能力。

    語言文字本是一種特殊的“象”,借助語言建構的“象”,為孩子們打開思維、想象、審美的空間。而在實際生活當中,老師、家長對“分數”的功利心常常令其如履薄冰,而且“緣木求魚”。就像孟子所說,緣木求魚,雖不得魚,并無后災;而如果讓孩子們在“機械、枯燥的訓練”中,抹殺了他們對語言文字的想象、審美的探索,磨滅了他們對語言文字最初的親近感,那真就遺患無窮了。

    放眼全球,各國對21世紀學生核心素養的探索中,“閱讀素養”無疑備受關注。從“學會閱讀”到“通過閱讀學習”,兒童一旦掌握了基本的閱讀技能,就能夠對人類浩如煙海的文字符號進行解碼,并從中獲得意義;通過閱讀,因應人生的種種目的,豐富和擴展自己的人生經驗。“一起相信”閱讀的力量,通過家校合作,打造一種家校融通的閱讀文化,讓孩子在一開始就形成了對于漢字、漢語的親近和愉悅感。從根部澆灌兒童的閱讀能力,挽回家長這顆面對成績的“玻璃心”,是未來家校深度合作的重要方向。

            營造“安心”閱讀的文化:遵從規律和尊重差異

   1)兒童閱讀要遵從語言學習的規律。

    兒童閱讀中,有一只“攔路虎”,叫做“可惡”的好詞好句。積累好詞好句,其初衷無外乎幫助孩子積累素材,從而提高寫作能力,語文教育專家王榮生教授針對“積累好詞好句”現象指出:生活中從來沒有這樣寫作的,但我們卻經常這樣教孩子。

     一二年級時,張艷平老師請家長幫孩子填寫“閱讀記錄單”,要求家長記錄親子閱讀的書名,讀過的頁數等。一來激勵孩子,二來督促家長。可總有一些家長要求孩子摘抄好詞好句,甚至總結修辭手法。張老師發現,這些孩子往往成了班里最不喜歡閱讀的孩子。

     那什么是“好詞好句”呢?就像“冒”是好詞嗎?似乎算不上。但在葉圣陶《荷花》中“白荷花在這些大圓盤之間冒出來”,您是否體會到了它才是真正的“好詞”啊!因此,“好詞好句”的作用,是讓孩子在特定的語境中體會“運用語言”的妙處。一篇好文章,絕不是用好詞好句“堆砌”而成的,那為什么還要孩子生硬地“摘抄”呢?同樣,一篇好作文,也絕不是靠好詞好句“連綴”成的,如此寫出的作文,也多是空話套話。用張老師的話來講,脫離了語境的好詞好句,并在寫作中讓孩子生搬硬套,就像堆積在孩子臉上的脂粉,徒有俗氣的外表,缺乏語言內在的氣韻。

     單單摘抄好詞好句這一只“攔路虎”,就摧毀了多少孩子對閱讀最初的熱情和對寫作的好奇!所以,讓我們“一起相信”閱讀的力量,更要在閱讀文化營造的過程當中,遵循科學的教育規律,切不可揠苗助長。

    2)兒童閱讀要尊重個體的差異。

     從家校合作的角度來看,家長和老師還要為孩子營造“安心”閱讀的文化。例如,在課堂上,孩子能夠安心地說出自己的“不會”。臺灣李玉貴老師專門探討營造孩子“安心閱讀”課堂文化:常常看到語文課上發言磕磕碰碰的小孩,其實他已經非常賣力了地表達了,但老師卻“溫柔”地請他“想好再說”,周圍同學立刻高高舉手要“幫”他,這總是令人感到遺憾。想要營造讓孩子“安心”的課堂閱讀氛圍,老師需要引導孩子們學會傾聽同伴的聲音,只有當孩子把“不會”安心地說出來,才能讓同學真正成為“同學”、小組合作學習才能真正發生。

     這種“安心”,還包括尊重每個孩子閱讀能力的差異,因為“別人家孩子”的閱讀量總是令人難以企及。李玉貴老師發現,從全班一年100本書,到每學期至少共讀5本書,恰恰是這5班書,構筑了班級的文化底色。當一個孩子開始講故事,全班都會安靜下來,因為這一個孩子講的故事,全班同學都讀過,并且每個人的理解都有不一樣,進而產生強烈的思想和情感共鳴。這就是這個班級通過共讀營造出的文化種子,依靠這顆種子,可以帶動那些總也“走”不到書里去的孩子逐漸喜歡上閱讀。

     語文教材總主編溫儒敏教授針對當下中小學生讀書少的現狀“下猛藥”,從考試機制倒逼教學改革。這無疑是對教育的一記當頭棒喝。越是倒逼,越是需要家長和老師冷靜處之。從家校合作的角度來講,要為孩子提供閱讀三保證:即時間保證、書籍保證、鼓勵保證。在“三保證”的基礎上,遵從學習的規律,尊重個體的差異,是提升孩子閱讀能力的必由之路。

(編輯/王文霞)


竞博 竞博lol| 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 JBO体育| 竞博lol| JBO电竞| JBO| 竞博|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