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婦女報】常沙娜:“花開敦煌,我一輩子的事業”

    我隨父親來到了敦煌,我叫沙娜,敦煌稱為沙洲,我和敦煌生來就有著緣分。我的根在敦煌,這輩子離不開敦煌了。


常沙娜在20世紀80年代臨摹的敦煌壁畫


《九色鹿》(敦煌壁畫臨摹)常沙娜


    東漢應邵注《漢書》中,釋“敦煌”之名:敦,大也。煌,盛也。遙遠西北的大漠黃沙中,巍巍矗立的莫高窟將1600余年的歲月,盡數容藏其中,成為散落在茫茫戈壁上的一顆明珠。從明珠蒙塵到濁氣盡洗,多少人從意氣風發到兩鬢斑白,用青春和生命守護著敦煌才有今天的璀璨再現,在這其中,常書鴻和他的女兒常沙娜更是將畢生奉獻給了敦煌藝術。

    常書鴻先生與西北師范大學淵源頗深,早在20世紀50年代初,常書鴻就來到西北師范學院美術系講學,系統介紹了敦煌藝術。1958年,在西北師范學院藝術系的基礎上擴建了蘭州藝術學院,常書鴻兼任院長并親自執教,為該學院的美術教學奠定了基礎。

    5月19日,常書鴻之女常沙娜先生時隔多年應邀來到父親生前工作過的西北師范大學,為200多名師生做了題為《花開敦煌:我一輩子的事業》的主題分享,眾多的仰慕者前來聆聽了她與敦煌的故事。

    常沙娜先生以自己名字的由來作為開場白:“我是在法國里昂出生的。由于爸爸和我的命運都與中國西北大沙漠中的敦煌難解難分,許多人以為我的名字沙娜是沙漠與婀娜多姿的意思。但我的名字沙娜是法文saone的音譯,而La Saone是法國城市里昂的一條河流。我隨父親來到了敦煌,我叫沙娜,敦煌稱為沙洲,我和敦煌生來就有著緣分。我的根在敦煌,這輩子離不開敦煌了。”

    回憶起與敦煌的不解之緣,常莎娜說離不開父親對她的深刻影響。

    88歲高齡的常沙娜先生回憶往昔,提起父親眼角溢滿了欣喜。“我的確是幸運的。我有一個被稱為‘敦煌守護神’的父親,父親又把我帶到了佛教藝術的圣地敦煌。我每天跟著大人們臨摹,練就了我臨摹的童子功,我的繪畫基礎就是那樣打下來的。”

    常沙娜先生說:“我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指引父親走向敦煌。那天,父親在塞納河邊的一家舊書攤上,不經意發現了一部由6本小冊子裝訂成的《敦煌圖冊》畫冊。畫冊中400幅有關敦煌石窟和塑像的照片深深地吸引了父親。父親才知道在中國還有這樣一座藝術寶庫存在,而且在國外引起了轟動,中國人卻不自知,這深深地震撼了他,所以他當即決定一定要回國、去敦煌。”

    幾經輾轉之后,常書鴻一家人終于回國到了敦煌。常沙娜回憶,“當時的敦煌物資極度匱乏,連蔬菜都很難吃的上,我們抵達敦煌的第一頓飯就是一碟醋和一碗水切面。”

    在這樣的條件下,常書鴻把整個身心撲在敦煌藝術的研究與保護工作上,每天為呼吁石窟保護奔走,十分忙碌。然而,妻子卻因為難以忍受敦煌的艱苦條件離家出走。常沙娜不得已中斷在酒泉河西中學的學業,回家照顧弟弟的同時開始臨摹壁畫。

    1948年,常沙娜離開敦煌,赴美國波士頓美術博物館附屬美術學校,開始系統地學習世界藝術史。她了解到除了敦煌,世界上還有希臘、羅馬、埃及等燦爛而古老的文明。兩年后,抗美援朝開始,很多在美國的留學生紛紛回國,她也選擇了回國。與正在北京籌備敦煌文物展覽的父親相逢,她在展覽上認識了父親的朋友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兩人十分贊賞常沙娜的壁畫臨摹作品。

    之后,經林徽因推薦,常沙娜在清華大學營建系任助教。在林徽因的指點下,她進入工藝美術領域,曾先后參加人民大會堂外立面的建筑裝飾和宴會廳的建筑裝飾圖案設計,以及民族文化宮、首都機場等國家重點建筑工程建筑裝飾設計和壁畫創作。其代表論著有《敦煌歷代服飾圖案》以及合編的《敦煌壁畫集》等著作。1997年,她還主持并參與設計了中央人民政府贈送香港特區的大型禮品雕塑《永遠盛開的紫荊花》。

    在識字率不高的古代,人們離不開圖像的說明。常沙娜作為敦煌圖案研究的專家與教育家,通過對敦煌石窟圖案裝飾元素的解析,讓世人從圖案藝術的角度重新認識了敦煌藝術。她說:“蘭州作為絲綢之路上通往西域的一個樞紐,一定要將敦煌作為一個專題進行研究,好好學習,然后再創新。在新的時代下,如何將藝術、展品和產品很好地結合起來是年輕人一定要好好思考和去做的事。”

    她也批評了現在研究敦煌的一些浮躁現象:“現在,扎扎實實地到敦煌去做研究的人沒有多少,獲得的成果也不夠多。很多時候,就是看一看、晃一晃,以為這樣就夠了。還是要扎扎實實,不要太浮躁。中國特色的東西一定要好好運用,敦煌也就一千多年,我們還有五千年的歷史。所以方方面面都要刻苦用心去研究。”

    已到耄耋之年的常沙娜先生依然從容優雅,一身書香氣質。在分享會結束時她用父親生前經常勉勵她的一句話寄語年輕學子,“生命不息,跋涉不止。希望我們的年輕一代銘記歷史,不忘初心,學習我們的傳統,知道我們的特色,把我們中華民族的東西與現代的生活相結合進行文創,并傳承下去。”

來源:《中國婦女報》 版面:第五版 文化周刊 看點 時間:2019年5月30日 字數:1853字

原文鏈接:常沙娜:“花開敦煌,我一輩子的事業”

(編輯/賈梓航)


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