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網】甘肅古浪“治沙人”進校園 講述“愚公移山”勵志故事


6月11日,“時代楷模”——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

治沙造林先進群體事跡報告宣講會在西北師范大學召開。 劉玉桃 攝


    “‘一夜大風沙騎墻,早上起來驢上房’。一年又一年,沙子慢慢埋掉了我們的田地,一些人上新疆、走寧夏,開始逃離家鄉。八步沙,已經到了沙進人退的地步。”今年67歲郭萬剛,是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場長,他向同學們娓娓講述著這些年治沙的“那些事兒”。



圖為治沙人代表作報告 劉玉桃 攝


  11日,“時代楷模”——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事跡報告宣講會在西北師范大學召開。

    八步沙,是騰格里沙漠南緣、古浪縣北部的一個風沙口。據傳說,一百多年前,這里只有八步寬的沙口子,所以叫做“八步沙”。隨著氣候干旱和過渡開荒放牧,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這里已是寸草不生、黃沙漫地。

  “活人不能讓沙子給欺負死。”郭萬剛說,當年,他的父親郭朝明、賀發林、張潤元3名黨員,還有羅元奎、程海、常開國3名社隊干部以聯戶承包方式,組建了八步沙林場。從此,第一代治沙人走上了漫漫的治沙之路。



圖為同學們聽治沙人講述勵志故事 劉玉桃 攝


    他們靠一頭毛驢、一輛架子車、一個大水桶和幾把鐵锨,拉開了治沙造林的架勢。剛開始,沒有資金,也沒有經驗,就用“一锨沙、一棵樹”的土辦法造林。郭萬剛說,可沒想到,幾場大風刮過,近一半的樹苗子就被沙子埋掉了。經過反復摸索,他們總結出了“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的治沙方法。


  后來父親生病,進不了沙漠了,郭萬剛便丟掉手里的“鐵飯碗”,頂替父親去治沙,一干,就是38年。上世紀九十年代,由于國家“三北”防護林政策調整,加上連年干旱少雨,八步沙林場發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為了生存,郭萬剛提了一個大膽的建議:在林場附近,按照政策打1眼機井,開上些荒地,發展集體經濟,貼補造林費用。

  經過4個多月的日夜奔波,籌錢貸款,一口156米深的井終于打成了。郭萬剛說:“望著噴涌而出的井水,我忍不住哭了。這是救命的水,更是希望的水。”

  2003年,在治沙人努力下,7.5萬畝的八步沙全部治完。如今,他們一共完成治沙造林21.7萬畝,封育管護面積達到37.6萬畝,相當于再造了4個八步沙林區。

  “縣上為我們樹碑立傳、勒石記功。當我披紅戴花,站在記功碑前時,心情十分激動,也非常難過,忽然特別想念父親。”賀中強說,他是六老漢中賀發林的兒子,也是二代治沙人。“那天,我專門買了瓶酒,去給父親上了個墳。在父親的墳前,我告訴他說:老爹爹啊,您交代下的事情,我們做到了,您就安息吧。”

  38年過去了,當年的“六老漢”,只剩下兩位還在世;今天的“六兄弟”,也在一天天變老。現在,第三代人開始陸續加入治沙隊伍。

  西北師范大學學生薛春說,以前覺得愚公移山精神離我太遠,今天是真的見到,我覺得他們治沙還林這個決定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不平凡的決定。“八步沙”這個地方也會因為他們的行動變成一個傳奇的地方。

  薛春說,為了守衛家園選擇與大自然一搏,在那么艱苦的條件下堅守,從不退縮,給我很大的觸動。我覺得在人生的路上,他們面前的是一片沙漠,而我面前的可能只是小困小難,他們迎難而上,而我卻常常繞道而行,將來,我也要嚴格要求自己,追求卓越。

  當日,參加報告宣講會的有蘭州交通大學、蘭州理工大學、甘肅政法大學、蘭州城市學院等13所高校的600多名師生代表。

  西北師范大學黨委副書記劉玉泉表示,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的感人事跡。讓我們切身體會了三代治沙人矢志不渝、拼搏奉獻,科學治沙、綠色發展,持之以恒推進治沙造林事業的艱辛歷程和奮斗精神。使我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在持續改善生態環境、讓沙漠披綠生金的背后,三代治沙造林群體的無私奉獻和辛苦付出。

  劉玉泉表示,我們要以“時代楷模”——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為榜樣,弘揚和學習他們身上蘊含的擔當精神、拼搏精神、進取精神和愚公精神。


來源:中國新聞網 時間:2019年6月11日 字數:1566字

原文鏈接:甘肅古浪“治沙人”進校園 講述“愚公移山”勵志故事

(編輯/黃妍)





竞博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 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JBO体育|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