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秀:爭議源于對漢語語音歷史演變不了解

    西北師大文學院從事漢語言文字學研究的周玉秀教授表示,最近網上對于一些古詩文字的讀音問題有爭議,這其實是對漢語語音歷史演變情況了解不夠所致,是可以理解的。

    語言是不斷發展變化的,其三要素之一的語音也不例外。先秦語音發展到漢代以后,有些發生了變化;唐宋時期的語音發展到現在,有些也變了。南北朝唐宋時期的人沒有意識到語音是變化的,讀《詩經》、《楚辭》中的詩歌,有些地方不押韻,他們也改讀過。南宋的朱熹是著名學者,他有一部著作叫《詩集傳》,是解釋《詩經》的,其中有許多改讀的地方。這和我們現在把“遠上寒山石徑斜”的“斜”字讀“xiá”的道理是完全一樣的,就是不知道古音和今音不同,古人寫詩時押韻,由于語音的發展變化,后人讀起來不押韻了。但這種改讀字音的做法是錯誤的,明代末年有一個古音學家叫陳第,提出“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明確反對葉音說。清初學者顧炎武繼承陳第之說,開創了研究古音的新局面,徹底否定了“葉音說”。

    還有網友們爭論的確鑿的“鑿”是záo還是zuò,這關涉到中古入聲的演變問題。中古漢語有平、上、去、入四個聲調,平、上、去三個聲調的演變規律性比較強,而入聲調的變化較復雜,在各個方言里的演變結果大不相同。普通話讀záo,方言中有讀zuò的。規范讀音的標準只能有一個,現代漢語普通話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所以必須讀záo

    “說”這個古代入聲字很早就有shuōshuìyuètuō四個讀音,其中tuō音是通字而得,不是它的本音本義;先秦文獻中表示高興的yuè也用字,后來才改為;有解說之義的音讀“shuō”;表達勸說別人聽從自己意見時讀“shuì”,但是,現代漢語普通話及大多數方言中說服一詞中均讀“shuō”,這并不影響 “游說“shuì”音,第七版《現代漢語詞典》及《通用規范漢字字典》都注得很清楚,沒有必要再爭論。若讀上古文獻,表示高興自然還是讀“yuè”,如《論語·學而》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中的“說”,一定要讀“yuè”

    現代漢語沒有繼承下來的,有兩種情況:一是相同的概念現代漢語換了完全不同的詞表示,如表示穿衣服的詞,古漢語用“衣”,依古注今讀,而現代漢語用穿”chuān表示,讀古文時,名詞,動詞仍然要讀。二是現代漢語保留該詞,但其區別音沒有被繼承下來,比如做名詞,當飯講,古人注釋也有讀的,但現在我們說食物、食品時讀其音為shí,對這種情況,按現代讀音就可以了。其他的一律按現代漢語普通話音讀。

    古詩文讀音是一個比較復雜而關系語文教學的重要問題,大家適當了解一些古音知識,就會減少在閱讀時產生的困惑。

來源:《蘭州晨報》版面:A07 深讀 時間:2019年3月1日 字數:1074字

原文鏈接:爭議源于對漢語語音歷史演變不了解

(編輯/王世鴻)


竞博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官网| JBO竞博| 竞博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