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祖:讀書是一生的事

    人類進入文明之后,閱讀就成為一種日常活動,甚至是一種高雅的行為。但在很長時間里,僅成為上流社會的選擇,貧苦家庭由于經濟所限,閱讀是奢侈的、艱難的。于是,才有鑿壁借光、囊螢夜讀等故事,才有“余幼好書,家貧難致。有張氏藏書甚富。往借,不與,歸而形諸夢”的辛酸,才有“余幼時即嗜學。家貧,無從致書以觀,每假借于藏書之家,手自筆錄,計日以還”的辛苦。

    每次重讀宋濂的“天大寒,硯冰堅,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錄畢,走送之,不敢稍逾約。”就想到自己的童年,那種艱苦中無書可讀的荒涼。

    《論語》篇首說:“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看來,孔子是很重視學習的。因為只有學習前賢,才能夠獲得自我的真正自立。夫子也是一生手不釋卷,“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有人以為孔子五十歲才開始讀《易》,這可能嗎?孔子從三十歲左右授徒,一直用六經做教材,就有《易》呀。還是司馬遷懂孔子,他在《史記·孔子世家》里說:“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絕。曰:‘假我數年,若是,我于《易》則彬彬矣。’”

    《荀子》開篇即《勸學》,第一句就是:“學不可以已。”可見,學習的重要性。這個“學”,一個是向圣賢、向老師當面學習,一個就是讀書。莊子說,尚友古人,與古為徒。可見我們的古人是多么重視閱讀,也知道閱讀對于一個人的成長,甚至對于一個民族的未來,是何等重要。

    孟子曰:“牛山之木嘗美矣,以其郊于大國也,斧斤伐之,可以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潤,非無萌蘗之生焉,牛羊又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儒家認為,每個人都有美好的人性,如牛山的樹木,曾經是多么的豐美,但被斧斤砍伐,又被牛羊啃噬,最后成了一座濯濯童山。孟子此段文字極其精彩,每次讀之,都很感慨。

    古人說,開卷有益。這話對有一定基礎的成年人,可以成立。但對初入門的學子來說,并不全是開卷有益的。康有為說:“入門須正。”讀書,一定要讀經典,或者閱讀那些可靠的普及書,否則,一旦入錯門,則終生難改也。荀子說:“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讀好書,自然人心趨善,審美趣味日漸提高。

    朱熹主張讀書,平生多談讀書,《朱子語類》卷十、卷十一所收皆是。陸九淵、王陽明,首主發明本心,不太重視讀書。但他們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為了培養君子、大人。王陽明說:“大人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者也。”“故夫為大人之學者,亦惟去其私欲之蔽,以明其明德,復其天地萬物一體之本然而已耳。”我個人認為,還是朱熹的多讀書,比較踏實。陸王心學,不是不好,那是給絕頂聰明人準備的,大多數人不太適合。

    讀書有法。很多人讀書不得法,也就得不到閱讀的樂趣。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提出了思考的重要性。“思”是一個人閱讀的良好狀態,通過“思”,才能夠與古人對話,進入古人的世界,并獲致內心的省覺,成為一個獨立的人。孔子說:“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這話說得多好。有很多人一翻經典,覺得難懂,就退卻了。其實朱熹說過:“讀書別無法,只管看,便是法。”也就是古人說的,“讀書百遍,其義自見。”好書不厭百回讀,真正的經典,是可以養我們一輩子的,需要不斷重讀,在不斷地重讀中,“溫故而知新”。這種樂趣,才是人生至樂。陸九淵說:“涵泳功夫興味長。”

    每個人的時間有限,精力有限,且術有專攻,因此大多數書籍只能瀏覽。魯迅說“隨便翻翻”,以開闊視野。但對于那些經典的書籍,必須精讀。否則,收獲極少。朱熹說:“大抵觀書先須熟讀,使其言皆若出于吾之口,繼以精思,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然后可以有得爾。”“熟讀”非常重要,最好能夠背誦,才能成為自己之血肉。好書,還須多抄寫,通過身體的抄寫,才可以變換氣質,醒覺靈魂。朱熹說:“讀書且要虛心平氣,隨他文義體當,不可先立己意,作勢硬說,只成杜撰”,這里說到了“虛”“心”的重要。有些人讀了很多書,其實還是拿自己的“成見”去強制闡釋古人,讀的還是“自己”。這樣的閱讀,沒有多大的效用。

    不過,經典確實難讀,有時讀幾頁,就無法卒讀了。所以,讀書如猛將用兵,先攻城略地,再治理經營;如煮肉,須大火,然后文火。這也是很關鍵的一步。萬事開頭難,只要把一本經典,先囫圇吞棗地過一遍,硬著頭皮過一遍,后面就可以慢慢品味了,一字,一句,有閑就可以回味不已。如此,樂趣自在其中了。

    讀書有悟。讀書必須有疑,小疑則小進,大疑則大進,不疑的話,就不進。我經常告訴學生,沒有疑問,就說明你還在門外。只有通過不斷的“疑”,你最后才可以“悟”。朱熹有詩曰:“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向日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也就道出了讀書從不懂,到忽然頓悟的過程。頓悟如昨夜江邊的春水,一下子讓疑問散去,“此日中流自在行”,道出了讀書之樂,和讀書有悟的自由境界。

當然,讀書有效,還必須討論。只有在和同好交流的過程中,才可以有悟,并達到一個人生的高境界。如李白、杜甫,作為雙子星座,輝耀了中國歷史文化的天空。“匡廬讀書處,頭白好歸來。”“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這種境界真是讓人羨慕。

    學者劉述先說:“人的學習過程,永遠是由外到內,只不過最后一步必須自己跳躍進去,不能停止在現象學的描述。”讀書,學習,關鍵處確實需要用自己“生命”的“投入”“融入”,來“鍛造”“人生”之劍。


來源:《甘肅日報》 時間:4月23日 版面:第06版 世界讀書日 特刊 字數:2156

原文鏈接:讀書是一生的事

 (編輯/陳雨秋)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