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結報】李化方的勞作教育思想

    李化方(1898-1978),又名李金坡、李澈廬,河北淶水人。1922年考入北平民國大學經濟系,開始大量閱讀《新青年》《向導周刊》等革命刊物和經濟學、社會學書籍,逐漸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和中國共產黨的主張,試圖把研究經濟學、社會學和社會斗爭的實踐結合起來,力求走出書齋,讓學術切實服務于社會。

    1926年大學畢業后,在民國大學附中教書。1931年到山東民眾教育館做編輯工作。1932年東渡日本,先后在日本東京文理科大學教育系、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研究院專攻教育學和經濟學。抗戰期間,李化方輾轉流亡至蘭州,1942年被聘為西北師范學院教授,主講社會學、經濟學課程。在師院期間,他努力研究馬列學說,傳播進步思想,講授全新觀點,發表進步文章,抨擊國民黨統治,成為一名擁護中國共產黨的知名學者。蘭州解放后,李化方被任命為西北師范學院代理院長,負責接收,使師院平安過渡到新政府。1951年他被任命為西北師院副院長,先后聘請了袁敦禮、董守義、呂斯百、洪毅然、薩師炯、李秉德、南國農等著名教授來校任教,使西北師院在新中國成立后又一次迎來了復興。1954年當選為甘肅省人大代表,他還兼任民盟甘肅省委會副主委,民盟候補中央委員等職。

    李化方一生著述甚豐,思想宏富,先后著有《五卅慘案調查記》《歐美勞作教育思想史》《甘肅農村調查》3本著作以及20余篇文章。他的勞作教育思想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試分述之。

勞作教育是勞作與精神結合的自立性教育

    19321936年留學日本期間,李化方寫成《歐美勞作教育思想史》,系統敘述自文藝復興以來烏托邦、宗教改革派、自然主義、泛愛主義、新人文主義、杜威、凱欣斯泰納、勃朗斯基等流派和學者關于勞作教育的主張。他在寫作緣起中說:我編這本書的動機,是因為近年來閱讀關于勞作教育的書籍,發現各家主張未盡一致,出入甚大,甚至彼此詆訾,不稍寬容,真令人發生無所適從之感。于是想從歷史方面加一番仔細的研究,尋出勞作教育比較適當的方向,以其結果輯成一書,即可為自己研究的準繩,抑或可供我勞作教育界參考之一助。此書的付梓,成為國內第一部系統闡述勞作教育思想史的重要論著。

    揆諸中國傳統社會,在道統和政統體系中,重德智而輕勞作,重講習而輕實踐,故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觀念長盛不衰,致使中國人形而上勝于形而下,知行常處于分裂狀態,勞作教育一直不發達。延至民國,隨著西學的大量傳入,西方的勞作教育思想相繼引入中國,但魚龍混雜,是故李化方的大作,受到了國內各方的關注。著名教育家陳寶泉稱該書為救時之良藥。李書一經出版,《大公報》聲言該書正是現在極需要的一部書

    在此書中,李化方認為勞作教育有狹義和廣義兩種,狹義的勞作是身體的活動,尤以手之活動為中心;而廣義的勞作,不只是身體的活動,連精神的活動也包含在內。結合身體的勞作與精神的勞作二者而成為自己活動,像這樣能達于身體的精神的自己活動之自立性的教育,即是所謂勞作教育’”。他進一步解釋道,有人誤解勞作教育的意義,以為只限于身體的勞動,其實勞作教育的真義決不只限于身體的勞動,對于精神的勞動未嘗絲毫忽視。若認勞作教育為只是一種手技的練習、筋肉的勞動,囿于狹義的經濟的一方面的見解,絕不是正確的勞作教育。顯然,李化方把勞作教育看作肉體與精神緊密結合的過程,一方面,勞作必須以手技、身體的運動為前提,但更重要的是必須在勞作中體驗勞動的快樂,生發出熱愛勞動、尊重勞動、有創造精神、有團隊精神、有擔當、有個性、有弘毅責任的新國民,養成如盧梭所說的有農夫的身手,有哲學家的思想那樣的人類。

     勞作教育是以社會生活為本位的教育

    李化方指出,勞作教育必須與社會生活相結合,他認為教育與勞作相結合,即是教育與生活相結合,勞作是生活的基礎,若無勞作即無生活。生活與教育合軌,是現代教育改革運動之最大的目標。這是任何國家,任何主義的一致的傾向

    為什么要使勞作與社會生活結合起來呢?李化方解釋道,過去的教育是教育與社會生活脫節,所教育出來的人,不是社會的生產(廣義的)分子,而是社會的消耗分子,不能推進社會,反為社會之害而摧毀社會,只有理論,沒有實踐能力,越受教育越缺乏行動。我們要想救治此弊,惟有實踐的勞作教育因為勞作教育,是促進國運發展的原動力,又是復興國運的最基本的工作,李化方將勞作教育的重要性提升到國家振興、民族存亡的高度,這一認識確是不刊之論。

    要真正將勞作教育與社會生活結合起來,李化方主張必須實施真的勞作教育,如果僅僅學習一兩樣無所謂的手工,開設一兩門無關緊要的勞作課程,或參加一些無實質性意義的勞動,這不但無益,而且有害。那么,真的勞作教育是什么呢?李化方認為勞作教育最終是身體與精神結合內化的自己的活動,不是外在強迫的行為;勞作教育還應該是集體性的合作勞動,這里大家互相幫助,互相鍛煉,互相比擬,互相競賽,這不但可以養成團結力和民主精神,并且可以提高其自動的學習精神,而引出各個分子之自發性,創造性和獨立性。

社會調查是實現勞作教育的有效手段

    基于對勞作教育思想的深刻理解和闡釋,李化方提出實現勞作教育的一個有效進路是社會調查,因為人類的學習,惟有通過實踐的過程,始能獲得真實的實用的經驗和教訓,始能免去抄襲生吞活剝的弊害,而更能在實踐勞作中養成現代所應具備的生活道德或生活習慣。”“想把握要點,認識現實,了解本質,只有從事調查工作,才能作到

    李化方以自己的調查經歷詮釋他的勞作教育思想。早在保定讀書期間,他就深入城鄉調查研究。1925年五卅慘案爆發后,全國群情激奮,他又前往北京、天津、濟南、上海、杭州等12個城市調查,歷時兩個月,收集了各地的報紙、雜志、傳單、宣言、通電、有關記者以及各團體或私人與五卅運動相關的各種資料,采訪許多事件的親歷者,寫成《五卅慘案調查記》一書,目的在使國人切實明了慘案之真相……可為全國人之借鏡。該書以豐富的第一手材料,記述了五卅慘案的起因、過程,日本帝國主義的暴行和國人的抗爭,是記載五卅運動權威的著作之一。

    在國立西北師范學院期間,李化方就注重對西北地區的調查,他說未曾到過西北的人固然不能了解西北,就是在西北的人也不能徹底的了解西北。西北是個謎嗎?不是的,這是因為很少有人對西北下過一番求知的苦功——調查工作。為了解開這個謎,為了對西北的建設做準備工作,在張治中的資助下,1948年,李化方、谷苞與幾名學生在甘肅山丹、秦安、會寧等地進行社會調查。他們查閱縣鄉文書檔案,到有代表性的村莊深入農家,進行口述采訪,得到了大量第一手材料,次年寫成了《甘肅農村調查》一書,這本書是新中國成立前研究中國農村經濟問題不可多得的科學論著,是一部經濟學著作,也是一部歷史學作品。作者用大量生動的案例反映甘肅農村貧富不均,農民生活苦痛的情景,為中國共產黨在甘肅進行土地改革提供了重要參考。

    2020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出臺,指出勞動教育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制度的重要內容,直接決定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勞動精神面貌、勞動價值取向和勞動技能水平,勞動教育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圍繞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著力提升學生綜合素質,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健康成長。把準勞動教育價值取向,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勞動觀,崇尚勞動、尊重勞動、增強對勞動人民的感情,報效國家,奉獻社會。勞動教育正式以國家意志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站在新時代歷史的制高點,結合當下國家勞動教育的基本原則,再去重溫李化方的勞作教育思想,他所提出的勞作教育不僅要培育健康的體魄,更重要的是養成熱愛勞動、尊重勞動、知行合一的新國民,勞作教育必須與社會生活相結合,勞作教育必須承擔民族復興之重任等理念,至今依然閃耀著智慧之光。

    (作者尚季芳,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抗戰時期西北國際通道資料整理與研究首席專家)


來源:《團結報》 時間:2020年5月7日 字數:3180字

原文鏈接:【團結報】李化方的勞作教育思想

(編輯/王世鴻)



 


竞博 JBO| 竞博官网|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JBO官网|